• 你好,欢迎来到汉中文明网!
  • 投稿邮箱:tougao@wenminghanzhong.cn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>真美汉中>
真美汉中

百年古镇焕新生 碧水青山入画来

来源:陕西日报    时间:2021-04-20

——走进“鸡鸣三省”之地青木川

  

春天的青木川古镇。本报记者 李宛嵘摄

  位于青木川新旧古街之间的飞凤桥。本报记者 李宛嵘摄

  青木川古镇回龙场老街街道风光。本报记者 陆晟摄

  身着羌族服饰的少女行走在魏氏宅院的台阶上。 本报记者 陆晟摄

  游客在青木川回龙场老街把酒言欢。本报记者 李宛嵘摄

清明时节,草木蔓发,春山可望。宁强县青木川千山瞿家大院人来人往,游客络绎不绝。“今年清明假期,我们接待的游客达1万多人次,民宿更是一房难求。”瞿家大院负责人李静告诉记者。

4月6日,沿着青石板小路,记者走进这座隐藏在青山绿水间的四合院。传统悬山顶,手工雕花脊,廊坊雕梁,窗扇精刻,无不彰显着瞿氏家族的文化素养和审美情趣。经过近年来的重新整修和精心打造,瞿家大院已然是青木川发展乡村旅游一个新的成功尝试。

青木川,这座百年古镇,拥有四季如画的田园风光,古色古香的民居院落,众多传奇人物和故事,像一壶醇厚的老酒,芬芳醉人。如今,它借助发展良机,发掘文化资源,传承历史精髓,以其无穷的魅力和迷人的神韵,在这片古老而神奇的土地上焕发出无限的生机与活力。

雕栏玉砌应犹在

千亩茶园吐绿,万株油菜花竞放。绵绵细雨中,临街的辅仁书坊小桌旁,76岁的魏树武翻开叶广芩小说《青木川》的靛青色扉页,一笔一画地写下了“魏辅唐长子魏树武,于青木川辅仁书坊,2021年4月6日”三行正楷小字,而后微笑着递给慕名购书的游客。

近年来,叶广芩的小说《青木川》和由此改编而成的电视剧《一代枭雄》,让魏辅唐这个民国时期青木川传奇人物重新走入人们的视线。旅游业开始蓬勃发展,作为历史的见证人,当了一辈子农民的魏树武有了新的身份和不错的收入。

沿着书坊门口的小路,记者踏进了魏氏宅院的大门,这里是魏辅唐及其家眷和仆人们生活过的地方,也是青木川最具代表性的建筑之一。穿梭在古朴的两进式院落,雕梁画栋、轩榭廊坊依旧,抚摸着房内闪耀着光芒的黑色福特汽车,仿佛还能感受到当年院主人的地位和财力。

今年93岁的魏元斌老人清楚地记得,在他小时候,青木川来往客商很多,街道很繁华。民国时期,独特的地理位置和宽松的营商环境,让青木川一度成为天南地北客商的云集之地。一时间,这个居川陕大山的小镇,成了一个勾栏酒肆、典当医馆、车脚牙行无一不有的繁华之处。

如今的青木川古街,被金溪河隔成两部分,北边是新修建的商业步行街,南边则是原汁原味的回龙场老街,两街之间有一座廊桥相连接,名曰“飞凤桥”。

回龙场老街,发轫于明代,形成于清中叶,鼎盛于民国时期。青石板铺就的街道绵延800余米,因形似一条巨龙而得名,曾是陕甘川交界地带最繁华、最负盛名的三省文化融汇交流场所。

沿着街道一路向前,形如一艘乌篷船的建筑出现在眼前,门上方“荣盛魁”三个大字舒朗大气,这里是当年三省交界有名的休闲娱乐场所。从三层中式古典建筑张灯结彩、古琴悠扬的表演平台,到锦灯香榻的舱式船屋,可以洞悉到当年的风花雪月。

如今,漫步在回龙场街道上,感受到的却是“水村山郭酒旗风”的意境,自酿的青稞酒、荞麦酒,当地的传统吃食,具有民族特色的店铺,让人流连忘返。

瞿家大院位于青木川镇东北约1公里处。这里前依平坝,背靠山峦。宅前溪水蜿蜒,茶树嫩芽吐绿。宅后山林葱茏,蝶飞鸟啼。清朝咸丰年间,瞿家先祖从山西移居至青木川,斥巨资修建了这座文化气息十足的宅院。

2008年的“5·12”大地震,让青木川房屋损毁严重,年久失修的瞿家大院也难以幸免。幸运的是,这个摇摇欲坠的老宅院,得到了一位“贵人”的青睐,他就是宁强县千山茶叶公司董事长王有泉。

“第一次来瞿家大院,见到它的一瞬间,我就决定要不惜一切代价抢救这处难得的古建筑群落。”抚摸着古朴典雅窗棂上精致的雕刻,王有泉深情地讲述了他这些年来与瞿家大院的不解情缘。

满怀对瞿家大院的喜爱和无限怜惜,王有泉克服重重困难,收购了原本破败的房舍,在尽量保持原貌的基础上,精心设计,在内部打造了一个古朴典雅的民国风格民宿,还流转了大院附近几百亩地,疏通渠水,开辟茶园,让流水绿茶与成片古宅相依相伴,重现了一个世外桃源般的瞿家大院。

襟陇带蜀羌韵足

穿越历史的尘埃,徜徉时光的隧道,如今的青木川,古街与民国遗风尚存,青山溪流风貌依旧。

青木川古镇襟陇带蜀,是一个“鸡鸣三省响”之地。特殊的地理位置,使青木川当地文化风俗亦川亦陕,并带有部分陇南文化特色。羌族文化及民国时期形成的“乡绅文化”对青木川也产生了非常深远的影响。各种文化并行碰撞、交相辉映,是青木川文化的最大特色。

距离老街5公里处,有一条通往甘肃的秦陇古栈道。走在古栈道上,从沿途所见的残桥、界碑、遗址及文人墨客的题字留言中,可以洞悉当年这条茶马古道上的繁荣景象。极目远眺,群山逶迤,山上是“栈道千里,无所不通”的秦蜀文化,山下则是几千年的农耕生产与游牧方式相交融的秦陇风情。

在民风习俗上,青木川也融合了三省特色,婚嫁、丧葬习俗保留完整,独具特色。尤其是傩戏表演、唱川剧、吼秦腔、赶场、逛庙会、正月闹春、跳关公、过刀山等民俗具有广泛的群众基础,三月三庙会、七月十五鬼神会、牛王会、马王会、文昌公庙会等地方特色浓郁。

每逢集市,赶集的山民背着背篓唱着山歌,背篓里装满核桃、木耳、茶叶和蜂蜜;身着羌族服饰的女子用五色丝线绣着鞋垫、围裙、手帕,绣着憧憬与希望;街边的餐馆、酒坊,核桃馍、凉粉、蒸碗、苞谷酒飘散着诱人的香味儿。

不过要说起最原汁原味的羌文化元素,傩艺表演当仁不让。郭金魁今年59岁,已经从事了40多年的傩艺表演。他最擅长的就是“上刀山、下火海”。他年近花甲、面蓄白须,身手敏捷矫健,手掌粗壮有力。

“上场前,我们会换上羌服,头戴青布帕子,有时也会戴上面具,扮演不同的神话角色。”郭金魁介绍,“傩艺表演里面的‘上刀山、下火海’和吐火,原本都是用来祈求风调雨顺,祛除瘟疫、灾厄的祭祀活动,现在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被保留下来了。”

虽然近年来旅游业快速发展,让更多游客了解了傩艺表演,但郭金魁内心还有一层隐忧。他说:“傩艺表演和很多非物质文化遗产一样,正面临后继无人的窘境。真怕我干不动的那一天,傩艺会失传。”

夜幕降临,青木川灯火辉煌,人头攒动。青木苑里,游客们还能体验到充满羌韵的篝火晚会,沙朗舞热情奔放,在身着羌族服装演员的带领下,游客们不由自主加入其中,唱起来,跳起来,随着鼓点舞动,热情而奔放。

全域旅游焕新生

如今,古镇风云已然落幕,但烟火气和独特文化把它装点得格外多彩,像一颗明珠镶嵌在汉中全域旅游的一盘棋上。

太阳渐渐西沉,给古镇的建筑镀上一层柔和的橘色。古镇西街入口处,店主齐明磊手法娴熟地在锅中加入事先炒好的烤鱼料,沸腾的油滋开红辣椒的香气。当一条外焦里嫩的鱼被端上桌,太阳已经隐没在群山之中,食客们觥筹交错,开启了属于青木川的夜晚。

等月上中天,齐明磊才开始张罗着打烊收工。“一到节假日,店里40多张桌子从早到晚都是满满当当,每天都要忙到半夜。”齐明磊晃了晃酸痛的胳膊,面带疲惫地说。

疲惫,是幸福的负担。从2013年青木川古镇开始大力发展旅游业,齐明磊家的“回龙烤鱼”从最初的一间十几平方米的农家小屋,发展到现在400多平方米的小楼,他家也由因病致贫建档立卡贫困户一跃成为年入百万元的富裕人家。

除了烤鱼,这里还有“十大碗”和“十三花”两种固定的菜式,尤以“辅唐宴”最为有名。传统的特色菜如腊肉、米豆腐、酸菜魔芋、滴面鱼儿等,加上当地人自酿的苞谷酒,会让你魂牵梦萦。

“碧水绕村寨,青山映田园。”和一些人为打造的古镇不同,青木川有如世外桃源般的山水,拥有独特的烟火气息。祖祖辈辈生长于斯的居民们真挚热烈的乡土情结和厚植的传统文化,构成了青木川最有魅力的地方。

近年来,随着兰海高速青木川连接线建成通车,借助宁强县大力发展全域旅游的契机,青木川以创建国家5A级旅游景区为目标,以省级文化旅游名镇建设为抓手,正在着力打造旅游标杆。青木川国际马拉松赛成功举办,自驾游营地、300亩观光农业采摘园陆续建成,瞿家大院、辅仁中学古建筑群修缮等工程相继竣工……

“旅游业的蓬勃发展,吸引了大量游客前来,带动了青木川的羌族文化、观光农业、特色美食和民宿的发展,让老百姓获得了更多发展红利。”青木川景区管委会主任、青木川镇党委书记肖义恩说。

现在的青木川古镇,旅游产业快速发展,解决了当地5000余人就业问题,“全民参与、全民共享”发展模式初见成效。随着疫情防控常态化,青木川旅游市场逐渐回暖,截至3月,今年游客接待量达37.31万人次,旅游综合收入达1.62亿元,游客景观质量满意度达98%。(记者 李宛嵘)